Cindy

顧盼東西,辞情三里。

直到早晨出门迎来银装素裹,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宁愿呼吸着浑浊的空气生活在这座城市,只因为,它是北京。


苛求尽善,走不出的执念。

再过很久很久,久到执笔的手都变得骨节分明,而我却被生活打磨得失去了棱角,也许琴棋书画诗酒花会样样更变,但我自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寻得别样惊艳。

再过很多年,在微风吹拂起落叶的秋日,在一个金色的清晨,当我倚着破败的窗棂翘盼烧红了半边天的朝阳冉冉升起时,端起手中的岩茶,还是当年你煮的味道。沸腾的滚水与杯壁撞击,蜷曲的茶叶在清水中打几个转,便舒展开腰身,茶汤清亮,一股热气从杯中袅袅升腾起来,夹杂着山中雾雨迷蒙的气息,平淡却醉人,雾气在眼前散开,使我不由自主的闭了眼。再睁开,透过雾气,是那片少时漫步过的小镇,我仔细端详着,姑娘还是当年的姑娘,却再也寻不回当年的撑伞人……呷一口茶,还会一片湿痕。

其之如此嗜书如命,赠我几卷竹简,莫不如古寺青灯经相伴,佛音涤心,百年之后留得不朽风华。

今年的大事,明年就是故事。

字典里的月亮没有圆缺,你眼里的月亮会唱歌。